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公司新聞 > 石雕獅子象征意義是什么呢
 
 
 

聯系我們

  • 嘉祥長城雕刻有限公司
  • 電話:13791739397
  • 傳真:0537-685525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網址:-
  • 地址:嘉祥縣長城雕刻廠
 
 

石雕獅子象征意義是什么呢


發布時間:2012-11-21 00:00:14 閱讀:5950

   在中國人的人文生活中, 石雕獅子具有了靈獸的品格。可能獅子至少 在漢代以前是沒有什么地位的,不僅不是與宗教文化有關.相傳獅子是佛教文殊菩薩的坐騎。中華民族 傳統信仰中的四靈 (龍、鳳、龜、蛇)之 一,甚 宋·周密撰《癸辛雜識》有《貢獅 子 》一文說: “近有貢至 連十二 生 肖中也沒有 它的席 位。石雕獅子是作為貢品,獅子者,首類虎,身如狗,青黑色,官 中以為不類所畫在 漢章帝 時代由西域諸 國的首 領向當時中原的皇帝 者,疑非真。其入貢之 使遂牽 至虎 牢之側,虎 見之,皆進 獻來 到 中國 的。最早見于記載 的后漢書·西域 俯首 帖耳不敢動。獅子遂溺于虎之首,虎 亦莫敢動傳 : “章帝 章 和 元年(公元78年) 安息 國遣 使 獻師 也。以 此知為真獅子焉。唐閻立本畫文殊所騎者,及( 獅 ) 子 符拔。”又: “(順帝)陽 嘉二 年(公元131年)世俗所裝戲者,為何物? 豈所貢者乃獅子之常,而佛(疏 勒 國)臣 磐 復獻帝 師(獅 ) 子封牛。《舊 唐 書 》:所騎 者 為獅子 之異 品邪?, 又據《后漢 書·西域 傳“中宗( 6 8 4年李 顯即位號 中宗)時,有大石(食) 國使·論》注:“涅架經曰,阿 閣王令 醉象蹋佛,佛 以慈善請獻獅子。”后 因姚礴上疏而停 止。西域 諸國向 中原 根 力舒 其五 指,遂為 五獅 子。見 爾,時醉 象 惶懼 而皇帝獻獅子 的事一直到元代還有記錄。獅子進入 中 逃,一方面,由于石雕獅子 作為佛教 中的瑞獸的 影響,土后,逐 漸流入 民間,并進 入普通 人的民俗生活。獅 另一方面也 由千 獅子的勇猛無雙,來到 中土 后,人 們子 以 其勇猛 壓過其他猛獸,自唐以降 的傳奇 和筆記 才賦予它神靈 之氣質,使它越來越變得 神奇 了。中,對此 多有描寫,甚 至津津樂道。《石牌樓中的獅子 》說:獅子舊題漢代東方朔 一說 六朝 人 偽托一 出現,“至洛 陽三千 里,雞 犬 皆伏 無鳴 吠”。宋炳 之作:“西海聚窟,洲在西海 中,民方之地,地方三千擊象 圖序 說:“俄 有獅 子三 頭 見 于 山下,直 搏 四 里。北接 昆侖,二十六萬里,有獅子,辟 邪巨齒,天鹿象,崩 血若濫泉巨樹 草堰。《南 史》說:“龔縣 山陽 長牙,銅頭鐵額之獸。”漢 代或六朝時,獅子就 已被賦并進二虎一 豹,見獅子悉 眼 目不敢仰 視。”等等。予辟邪 的人文 含義,向著靈性動物前進 了一步。又據〔收稿日期〕 199 9一12一 62〔作者簡介〕 劉錫誠( 139 5一),男,山 東昌樂人,研 究員。1975年畢業于北京大學 俄羅斯語言文學系。現 為中國民明·陳耀文撰 《天中記 》卷六 十引 《益 州名 畫錄 》載:“蒲 延昌者,孟蜀 廣政 中進畫授 翰林 侍詔,時 福感寺禮 塔院僧模寫 宋展于虔獅子于壁.延 昌一 見曰:但得其 樣.未得 其筆耳。遂 畫獅子 一圖獻于蜀 王。昭遠公有 璧妾患病.是 日懸于 臥內,其疾頓 減。王乃 召而 問其 神異。延 昌云:宋 展 氏子 虔于 金陵 延柞寺 佛殿 之內,畫此 二獅子,患人因坐壁下 或有 愈者。梁 昭 明太子 偶 患風 恙.御 醫 無減,吳興 太 守張 僧歇 模此 二 獅子,密隱寢堂之 內,應夕而愈。故題曰 辟邪,有此 神驗久矣。 , 張 僧琳,南朝 梁武帝 朝著名 畫家,生于公 元5 0 6年,卒 于594 年.他的石雕獅子 也有辟 邪驅災 的功能。盡管這些都是傳說,但可說 明,在漢代或 南朝時, 石雕獅子就已被 人們賦予辟邪 的靈性 了。以石頭雕 刻獅子最 早出現于何 時,迄無定說。漢代 已 有獅子 圖 出現于 畫像石上,唐 代有不 少石 獅子實物流 傳下來。唐·閻隨侯有《鎮 座石獅子賦 》之作傳 世: “有 西域之 奇獸,獸 嘉 名于 古 今,因 匠 石 之著象.非虞 羅之 所擒。   ”宋·蘇 軾《獅 子石雕 屏風 贊·序 》說 他在 潤州甘 露寺廟墻 上 見有石雕獅子 圖:“潤 州甘露寺,有唐李 衛公所 留陸探微 畫獅子板,余 自錢塘移守 膠 西,過 而觀 焉。 《天 中記》引 《螟報記》講 的一則 傳說:“蒲州沙 門寶 澄,初 于蒲坂普濟寺 創營大 象,百 丈未成而卒。道積修 建十年,雕裝始就。初積受請之 夕夜,夢 崖傍見二 獅子 于大象 側,連 吐明珠,相續不絕。既 痞惟曰:獸 王 自在,則見法 流無 滯,寶珠 自涌。又 喻財施不窮,眼運潛開,功成斯 去。即命工 匠 圖夢所見,于彌勒大像前。”此雖系傳奇,不僅透露 出了一點有 關雕刻 石獅 子的 消息,還 說石 獅子 喻示著 寶珠 自涌、財施不窮。據稱 山東嘉祥縣武 氏祠 內和 四 川雅安高頤墓前 的石獅子是 最早的石獅子。陜西乾陵、順陵、昭 陵和遼 寧遼 陽 韓貞墓 的唐獅,也都是較早 的作品。遼寧海城 城墻石臺上所嵌 之唐代雕獅,保留著波斯 圖樣,構 圖獨一無二,異常珍貴.泰 山岱廟 的宋代鐵 獅子,氣勢 雄勁,而石 牌坊上 的 石獅子,則在 左爪下 撫弄 著幼獅,在 富貴威嚴 中顯 示 出母 子親和 的情趣。筆 者在河北琢鹿、遼寧北鎮 等地考察時,看到當地 保存 下來 的遼金時 代的石 獅子 也很 多,也 很完整,特別是北鎮 廟前的 四個石獅 子,造 型特殊。到 明清朝,石獅子 遍布全國各地,說 明石獅 子信仰在官方或 民間都極為普遍。石獅子被擺放 在陵墓的 神道 兩邊和宮殿府第門口,充當著 守衛者或鎮墓獸的角色。人們根據 自身 的需 要和 獅子 的勇猛特性,而賦予石 獅子 以辟 邪的人文性 格。唯其具有辟 邪的象征功能,石獅子在擔 當著守衛者的職責 時,那些 為害主人的妖魔 鬼怪、穢氣 邪氣就不敢進門來,從而 滿足 了人 們驅 除邪祟、祈求平安的心理需要。從 保存至 今的唐 宋遼 金時代的石 獅子來 看,其造型和構 思較為簡單,所蘊藉著 的文 化象征涵義,大體也就是 辟邪一端。到 明清之 際雕刻的石獅子,不僅其 體軀變 得空 前豐 滿富 態、毛 發 空前 圓潤卷 曲、造型和 構 思也 顯得復 雜 了,而且其 人文含 義 也發 生了一 些變 化,如 富貴 生財、子 孫繁 盛的 象征 涵 義 的突顯。

    天安 門前金水河畔 的兩對 威風凜凜地守 衛著皇城 大 門的 石獅子,雕刻于明代永樂年 間,距今已有05。年 的歷 史,可 以看 作 明代石獅 子雕刻 的一 個代表作。這 對石獅子置于皇城 門外兩邊,雄獅左,雌獅居右,側首蹲 坐,其視 線共同注視著天安 門正中的御道.忠實地執行 著看守城 門的職 責,體 現威鎮 八方 的意思。細細看來,可 以發現,東邊的獅子 頭略向東 歪而 眼 睛 卻 向西看,右 爪踩 著一個 繡 球,是 為雄獅;西邊 的獅 子頭略向西歪而 眼睛卻 向東注視 著,左爪踩 著一幼獅,是為雌獅。如 今我們在各地 的宮殿、王 府、衙 署、宅第、陵墓的 門前 所見到的石獅子,大致都 是這 樣的形制 和形 態,小的變化 主要 表現 在雌獅與 雄獅 的構 圖關 系和幼獅的形 態上。雌獅子左爪撫弄 著一 只幼獅,表示著母子 的親和,也 象征著子孫繁盛。至 于雄獅子 何以 右爪 踩著一個 繡球,說法 不一。有人說,是 為 了鎮 靜神經;也 有人說,拋 繡球 是求愛的表征,踩著一 只繡球,也是子孫 繁盛 的象征。這樣的構 思和造型,顯 然 已經 把從西 域進 口 的獅 子在人文意義上 充分 本土化了,除守衛者的角色外,又 融進了其他 人文 內涵。也就是說,在 中國,石獅子作為 人文獸,其象征功能不 限于守衛(安全)、生財 ( 富足)。石 獅子也 進入 中國本 土的洪 水神話 中,成 為一個洪水 將至、災難 臨頭的預言家。流傳在吳越地 區 的神話 里說,石獅 子嘴里 出血,預示 著將 要地 陷為湖。石獅子 把這個至關重要 的天 機 只告訴一個 忠厚的小孩,小孩天天前 往觀看石獅子 嘴里是 否有血,被殺豬的屠 夫發現和愚弄,在獅嘴上抹 了豬 血,小孩 以 為大難將 至,于是 得到預告的孩子,帶了他 的妹妹或 背了他 的姥姥躲到 了山上,得 以避過大 洪水的劫難。有一則神 話說,石 獅子讓 小孩躲進 自已肚子里,侯洪水退去之 后,再從 中出來。人類被洪 水淹死 了,世界上僅剩 下 兄妹 二 人,他 們根據 天 意 而結 為夫 妻,繁衍 后代。但這 里起主要作用 的不是石獅子本身,而是原始人對 血的崇拜。原始先 民看到的一個生命 的誕 生,是隨著羊 水而從母體里 出生 的,血 就如 同母腹里 的羊水。血 是流動 的,血流光了,人就要死亡。因此血是生命 的象征。這類神話故事反映 了原始 人對歷史上 出現過 的大洪水 的恐懼 和不 解,或 者對原 始時代大洪水 以 及人類始 祖 的回憶,無疑是 包含著 一定 的歷史真實 的。在這里,石獅子擔任著的是 洪水預報者和 災難預言家 的角色。它也 因而從守衛者 的角色,引申而成為 人類守護神的角色。石獅 子(璋獅)還作為 神農 氏嘗百草時 的神獸而出現 于中華文化之 中。民間傳說 中說,神農氏為了為人類 找到 能夠治療 疾病 的草藥,嘗百草,遇百毒,后來凡 是新發現的草藥,就先 由璋 獅吃。因此 璋獅 對人類 的生存綿延,是立了大功 的。所以,直到現在在 中藥鋪 的柜 臺上,還常常 可 以看 到放 置著 一只小 小的石獅 子,就是 對璋獅的功績 的崇敬和懷念。流行 于世 的獅子 舞。則展現 了獅 子作 為 人文 獸的另一面。獅子形 象進入舞蹈.想必也應在獅 子具有人 文 靈性 之后 的事。但 清·翟瀕撰 《通 俗 編·師 子舞》卻有 這樣 的記 載: “周武帝 時造.亦謂 之《五方 師子舞 》。綴毛 為師 子.人 居其 中,像其 挽仰馴仰 之容.二人 持繩秉 拂 為習弄之 狀.五師子 各依其 方色。”學術界公認.獅子是 漢章帝時代始有 獅子 引進.翟顴說周武帝 時就 有了五方獅 子舞,似根據 不足,至 少尚未見到 其 他文 字或 圖像記載。他所說 的五方獅子舞,特別是獅子 的顏色,與后來唐 代記錄 十分 相似。但他指明五 種顏色 是“五方”的顏色,其 見 解特 別值得重視。“五方”觀 念來 源甚 為古老.即來源 于“五方帝”的信仰。到 了唐 代的文 獻 中,關于 獅子舞 的記載多 了起來。段安 節《樂府雜錄·龜茲部》:“戲有《五方師子》,高丈余,各衣 五色。每一師子有十二人,戴紅抹額,衣畫衣,執紅拂 子.謂之‘師 子郎’。 ’,  “龜茲部”的這 段話 雖然沒有記錄 舞弄 獅子 時的“倪仰 馴仰 之 容”,也沒 有說明執紅拂子 的是二 人.卻增 加 了“師 子郎”的稱 謂,而 且 明白告訴讀者這 獅子舞 系流行 于 龜茲 國的樂舞,還 不能認為就是 中原地 區 流行的樂舞。而詩人 白居 易撰新 樂府《西 涼伎 》所記,就 已 經是西 涼地區 的獅子舞 了: “假 面胡人弄師子,刻木為頭絲作 尾,金鍍 眼睛銀貼 齒,奮迅毛 衣擺雙 耳。”當然他寫 的是樂府詩句,極為簡約。《元史·賀勝傳 》記載 了伶人作獅子 舞迎出獵 歸來 的皇帝 的事:“帝 一 日獵 還,(賀)勝駱 乘,伶人 蒙采 毛,作獅 子舞 以迎 駕。”唐 宋 以 降,以 至 現代,獅 子舞成為 中國各地元 宵節 攤儀 和俗燈會活 動中的重要節 目。其重要性,甚 至可 以與帶有 中原族群 圖騰遺韻的舞龍相提并論。源 自西域 的獅子舞,已經 完全“中原化”了,成 為中國廣大地區群眾 喜聞樂見 的節 日娛樂節 目。現在我 們看到 的舞獅子( 不一 定是五個獅 子 了,多數是雙獅 對舞的),有 一個共同的情節是,獅子 前面或為兩個執紅拂子 者,或為 一個執滾動 的繡球者,多數情況下是執滾動 的繡球者,以其逗 引獅子 的興奮情緒。這滾動 的繡球顯然是 與雄性蹲獅爪下 的繡球 同義的。獅子作 為瑞 獸靈獸 的品格,在 中華文 化 的觀念中,不 是人造 的,也不是 一朝一 夕形 成的.而是 遵循文 化發展的規 律.逐漸積淀而 建立起來的。隨著 歷史長 河的奔 騰.石獅子 身上 被賦予 了一層 層的 神秘 的色彩,后來的石雕牌坊上面都雕刻石雕獅子,把一 個本來世 俗 的動物 充分精靈化了。這 是人類為 了戰勝 種種突如其來的厄運( 包括驅 邪辟災之 類)、祈求平安吉祥 的心理 的產物。它被 賦予 的是 辟 邪驅 祟、富 貴 生財、子孫繁 盛和 人類守 護 的象 征意 義,卻從來沒 有賦予 它 邪惡穢物 的含義。因此,把石獅子看作是 邪惡勢力的表征,是一種毫 無根據 的 思維;因為設置 了石獅 子而 引起爭 執甚至械斗,實在是某些 人的庸 人 自擾。須知.在中國人的觀念里和 實際生活中,只 有個別施行黑巫術 的人,才會在意 會中把某人某家 當作暗中加害的對象。石獅子 顯然不具 備運用黑巫術傷害 他人 的特點。任何用迷信 或巫術 的觀念 來解釋 石獅子 的做法,都 是缺乏根據的。在獅 子人文 意義的 演變過程 中,也被賦予 了某種否 定性 的意義。宋·洪邁《容齋 隨筆·陳季常 》:“陳 糙,字 季 常,居于 黃 州之 歧 亭,自稱 龍 邱先 生。    然其妻 柳氏絕兇 妒。故東坡 有詩云:‘龍邱居 氏亦可憐,空 談說有 夜不眠,忽 聞河東 獅子 吼,拄 杖落手心茫然。 ’河東獅子,指柳 氏也,”獅子吼,佛家 以喻威嚴.蘇軾借 用佛 家的觀念來嘲謔潑婦 的柳氏。后來民間就約 定俗成地用“獅子吼”來 比喻那些嫉妒成性和在 鄉里 間耍潑發賴 的悍婦 了。文化是 移動的。其移動表現 為在不同文化 的交匯中相互 融合,盡管 這種融合十分有限。石雕獅子自西域進入中土只有不到兩千年的時 間,卻 已充分 中 國化了,甚 至充分民俗化了,由一個 不見經傳的動物而取石 龜而代之 上升到“靈 獸”的地位,這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不是 耐人尋味 的一例 嗎?

作者:嘉祥石雕廠

石雕牌坊制作中國第一品牌


本文http://www.luwade.com。版權所有,未經批準轉載必究。

對此文章有什么疑問,請提交在石雕廠博客研究交流。

其他人閱讀了;

 
關鍵詞: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视频目录在 青娱乐